丝瓜视频组

第193章 地痞子

第二天的清晨,當天空還是一片淺藍,轉眼間東方出現瞭一道紅霞,紅霞慢慢地的在誇大,不大一會就染紅瞭小半邊天,又過瞭一會,在那個地方出現瞭太陽小半邊的臉,太陽好像背負著重荷似地,一步一步慢慢的掙紮著往上爬到瞭最後一輪火球版的沖出瞭雲霄。

而在京都機場由一位身穿校服的小男孩,抱著一個盒子走出瞭機場,面對的是一共六個人整裝的一排。

他的一張嘿呦的臉上,沒有任何一絲的顏色,就好像被冰霜打過瞭一般。

他是東北虎在非洲收留的一個孤兒,起名叫:木頭。

木頭從此以後一直跟在東北虎的身邊,也事實上成為瞭東北虎的幹兒子。

唐龍看到木頭的那一刻,似乎看到瞭東北虎那張笑臉。

唐龍首先走瞭過去,蹲下瞭身子,暖暖的一笑:“木頭,以後我們就是你的幹爹,以後狼團就是你的傢。”

木頭重重的點頭,臉上堅毅無比:“唐幹爹,我一定要為幹爹報仇。”

“嗯,放心,我們一定會手刃兇手,為你幹爹報仇。”唐龍拍瞭一下木頭的肩膀說道。

木頭兩行淚水已經不爭氣的滾落下來,因為在這一刻,他沒有感覺到孤單,當他聽到幹爹被人殺瞭以後,他揮起瞭砍刀,要去找殺害瞭幹爹的仇人。

不過他根本沒有方向,最後還是巨人找到瞭他,告知隻要去瞭華夏,狼王會幫助他手刃瞭他幹爹的仇人。

“嗯,唐幹爹,我以後就是狼團的一員。”木頭很懂事的點頭回道。

狼團的一行人維護著木頭上瞭一輛奔馳商務車,一直朝著東北的方向開去,因為東北虎的傢鄉就是在東北,華夏有那麼的一句老話,落葉歸根。

……

遼市郊區一處城中村的地方,此刻有著十幾輛依維柯車將一座民居包圍瞭。

“王老太太,你就挪開瞭吧,你們這種釘子戶我見的多瞭。”一個叼著煙,歪帶著帽子的地痞子對一個老太太喊道。

“不行,不行,我傢大虎子還是沒有回來,雖然他以前不是一個好人,可我知道他現在已經學好瞭。”王老太太滿頭的白發,昨天接到瞭兒子在國外遇難的消息,反而沒有沮喪,而是很堅持。

“你們大虎子,我知道他,以前雖然和我的關系不錯,但好幾年不回來瞭,你還指望他啊,遠水解不瞭近火,你傢房子,今天我必須要拆瞭。”龍二對王老太太不屑的威脅道。

“我求求你們,容我們七天的時間,總也要讓我們傢大虎子下葬瞭吧?”王老太太幾乎都要哭瞭,想想這些年自己的兒子雖然沒有回來,不過他卻是盡到瞭一個兒子的責任,每年都會打回來大筆的錢。

不過那些錢有一些都是給瞭那些窮苦的人傢,還有的給大虎子當年傷害瞭的傢庭。

“臥槽,老太太,你還真是堅持啊。”龍二剛剛聽到大虎子要回來瞭,心中是咯噔瞭一下,不過聽到要下葬,證明大虎子已經死瞭,那他還顧忌什麼?

大虎子活著的時候,誰不知道那是一個兇悍的人物,十裡八鎮的地痞流氓們都是對大虎子十分的敬畏。

不過現在大虎子已經死瞭,也不用在意。

“我求求你,龍二,我傢大虎子自從那年犯瞭事就走瞭,一直十年沒有回傢,這一次他終於回來瞭,你們就讓他安靜的下葬好不好,你們如果將我們這個老房子鏟瞭,我傢大虎子連一個傢都沒有瞭。”王老太太搖著頭說道。

“哎,還真特麼的固執,老太太,我跟你說,你要是不讓開,我可是讓司機落鏟子瞭,一但你出現一個意外什麼的,別怪我沒有提醒你,好不好?”龍二一副灼灼逼人的架勢警告道。

“不……不……行!”王老太太雙手張開,喊道。

“尼瑪的,還真是固執,司機給我落鏟子,弄死瞭,有大老板在上面兜著。”龍二不屑的一笑,對司機喊道。

今天是拆遷的最後期限,就剩這一套破房子瞭,隻要拆瞭這套破房子,大老板說瞭,可以給他一筆不菲的資金。

“轟隆隆……”

隻聽挖掘機開始轟隆隆的響瞭起來,沒錯司機開始落鏟子瞭,就是要砸向老太太。

“哈哈,老太太,馬上答應瞭,比較好,要不我讓你現在特麼的就死無葬身之地。”龍二得意的笑著道。

“你們……你們就是一幫畜生,老太太就算死,也要守住瞭我的房子。”王老太太雙手展著一臉無期盼的喊道。

“砰!”

“特麼的找死啊!”

突然,一道雄壯的身影出現,手中一塊石頭朝著挖機駕駛室砸瞭過去,重重的砸在瞭司機的腦袋上,司機腦袋一歪暈瞭過去。

爆熊沖瞭過來,一把勒住瞭龍二的衣服領子,砰的就是一拳。

“特麼的,你再敢命令一下試試?”爆熊爆吼道。

“你……你誰?”龍二捂著肚子,忍著劇痛對爆熊問道。

“管我是誰,去死!”爆熊一腳踹瞭出去,直接將龍二踹飛瞭出去,撞在瞭一面即將倒塌的墻上,滾落在瞭地上。

龍二痛苦的一張臉都是扭曲的變形瞭,對著自己的人喊道:“你們都是瞎子嗎?給我上,弄死他。”

“是!”

二十幾個黑衣打手,手持著棍棒朝著爆熊圍攻瞭過去。

爆熊隻是冷冷的一笑:“你們這幫蛀蟲,也就是敢欺負欺負這些小老百姓吧?”

“給我打!”一個小子帶頭喊道。

二十幾個黑衣打手將爆熊便已經圍攻瞭,而站在外面的唐龍等人卻是搖瞭搖頭,走向瞭王老太太哪裡。

因為,唐龍想想爆熊一定可以解決的,如果解決不瞭的話,恐怕就不能叫爆熊瞭。

“王太太,我們給你跪下瞭。”唐龍首先說道,隨後撲通的便是跪在瞭地上,隨後狼團的人全部跟著一起跪下。

木頭舉著手中的骨灰盒:“奶奶,這是我幹爹的骨灰。”

王老太太看著木頭手中的骨灰盒,雙手顫抖著接瞭過來,就算如何的堅強,此刻她的雙眼也是濕潤瞭。

都市特種狼王